蜜桃视频app18禁下载安装

♂? ,,

唰!~

凭空之间,一位身穿华服的老者闪现。

“长峰长老!”

“这下林辰可真踢到铁板了!”

“灵榜上弟子的如此出尖拔萃,有哪一个是没有后台的?”

“鲁沨师兄可是长峰大长老的爱子,林辰这下伤了鲁沨师兄的性命,长峰长老不动怒才怪!”

······

众人唏嘘不已,来者正是飞鹰堂的大长老鲁长峰。

“混账!不是叫住手吗?”鲁长峰怒斥。

“是的,弟子可听的,可是什么都没做!”林辰语气镇定。

“没做?”鲁长峰冷哼一声,施手玄力,一边治愈着鲁沨,一边扫视着鲁沨的伤势。

纯净少女夏日和服啃瓜可爱美照

忽而!

鲁长峰脸色剧变,双目通红,一股恐怖的气势绽放出来,愤怒至极的朝着林辰笼罩过去。

“恩!”

林辰脸色惊变,感觉如同十万大山的威能重压过来,顿时浑身沉重,双脚如铅,气血凝固,呼吸窒堵,难受不已。

饶是如此,林辰依旧百折不挠,冷汗淋淋的坚挺着身躯,面色蜡白,呼吸急促,备是艰难的说道:“长、、、长老,弟子可真得什么都没做!”

“要是没做?那我儿为何筋脉断,灵元尽毁,形同废人!如果不是暗下狠手,我儿岂会如此!”鲁长峰怒斥道,眼光闪烁着愤怒杀机。

“弟子行事,向来是堂堂正正,光明磊落,竟然没有做过得事,就是打死我也不承认!”林辰咬牙切齿,桀骜不羁。

“还敢狡辩!”鲁长峰冷斥一声,无形巨能,冲击过去。

砰!~

虚空震荡,林辰沉闷一声,气血翻腾,踉跄着节节迫退。但依旧挺直了腰板,双脚稳稳扎根在地,沉吟道:“弟子敬是长老,不敢冒犯,但也请长老自重!”

自重?

鲁长峰阴沉着脸,沉怒道:“传闻说胆大包天,目无长尊,还真是不可一世!如今在老夫面前,还敢如此猖狂!”

“不是弟子猖狂,而是弟子问心无愧!”林辰极力反驳,义正言辞:“之前鲁沨师兄,对我威逼利诱,欺负我一个新秀弟子,逼我到生死台一战!其次,比斗之中,鲁沨师兄违规服用大量禁药,更是不惜耗竭修为,意图致我死地!期间,弟子念在同门师兄们的份上,已经处处留情!可鲁沨师兄早已下定决心,苦苦相逼,威胁我的性命,在场诸位师兄们皆是有目共睹!”

林辰据理力争,又道:“如今鲁沨师兄遭遇不测,是他大量服用丹药,刺激修为,从而导致自身遭受巨大反噬,与弟子绝无任何的干系!”

“好一个巧言善辩!但在我面前,伶牙俐齿,毫无意义!”鲁长峰面色森沉,怒火滚滚,无形威能,不断施加压迫。

林辰傲然不屈,身躯如同标枪般挺直,锐利如铸,沉冷道:“长老,弟子能理解的心情!但有一点希望长老不要忘了,这里可是生死台!只要入了生死台,便是生死不论,任何人都不得干涉!这是御兽阁的铁律,就算是弟子失手错杀,也是名正言顺!”

“放肆!”鲁长峰扬手一掌,一股凌冽的掌风,怒袭过去。

“噗嗤!~”

林辰含口吐了口血,摇摇晃晃的站立住,不屈不挠。一手抹去嘴角的血丝,傲然道:“若杀我,易如反掌!但想要让我屈服,休想!”

“不错!”司马天琪站了出来,怒然道:“鲁长老!身为飞鹰堂的大长老,不会不知道生死台的规矩吧!”

鲁长峰气得面红耳赤,沉怒道: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!都是同门师兄弟,何必如此心狠手辣!”

“心狠手辣的人是鲁沨!如果不是他一心想要致林辰死地,岂会自残性命!他有现在的下场,是他咎由自取!”司马天琪极力反驳。

“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,如今被林辰暗算重残,不仅毁了他的前程,更是毁了他的一身!若是不讨个公道,如何对得起他的生母!”鲁长峰怒形于色。

“长老!那按照的意思,如果现在倒在这里的人是我,那我就得该死吗!”林辰咬牙道。

“不错!就得该死!”鲁长峰盱衡厉色,怒斥道:“我儿拥有御兽阁最纯正的血统!而只是一个外门弟子!在御兽阁没有猖狂的资本!”

“呵呵,长老这话就真得令人心寒了。”林辰淡淡一笑,讥讽道:“那我林辰无权无势,就得被任由欺凌吗!”

“鲁长老!是有多不理智,才能说出如此徇私袒护的霸道之言!这已经完违背了御兽阁的初衷,违背了道义,违背了公允!若是这话传出去,谁还敢入我御兽阁!”司马天琪冷声道:“这事就是闹到阁主大人那里,我也会跟据理力争!”

鲁长峰自知理亏,但自己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如今形同废人,断绝了他的希望与心血,岂能就此甘心。

“林辰!不是很狂吗?敢不敢接我一掌?若不倒,我会当众向赔礼道歉!”鲁长峰心痛至极,有些乱了理性。

“可笑,身为一堂长老,却逼着一个新秀弟子出手,难道不知‘羞耻’二字怎么写吗?”司马天琪愤然道。

“此事与无关,我只想为我儿讨回一个公道而已!”鲁长峰怒火滚滚,冷声道:“林辰!不是自恃体术一绝!我不会动用任何的修为,只要能接我一掌,此事便一并勾销!”

“林辰!别着道!以们的身份差距,完可以拒绝!”司马天琪忙道。

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,为了我的尊严,我接受!”林辰沉声道,平白无故的挨了一记,这笔账怎么也得讨回来。

“林辰!知道在做什么!”司马天琪气冲冲的嚷道。

“我知道!为了我的尊严,我要让他给我道歉!”林辰铁锵锵的说道。

“道歉?”

“林辰真的是疯了吗?竟敢这么挑衅鲁长老!”

“这份气魄,着实让人钦佩!”

·····

众人悍然,自叹不如,只怕是有史以来,第一个胆敢挑战堂口长老权威的弟子吧?

鲁长峰气得嘴角都快歪了,阴沉着脸,恨然道:“说狂妄!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竟然存心找死,那我便给我儿讨回公道!”

“公道自在人心!”林辰昂首挺胸,看似瘦弱的身板,背影却如山一般的雄伟。

霸气!

众人敬佩不已,从这一刻开始,完对林辰改观了。

宁死不屈,无畏强权,赤子之心,男儿气魄!

这一刻!

就是独孤天狼也是暗暗佩服,自叹不如:“他有如此非凡的实力,有如此成就,理所当然!像是这种有胆识气魄的武者,世间已然难寻,我是不是得重新审视对他的态度?”

鲁长峰恼怒至极,一时冲动,放出了狠话,当着众人的面,自然是收不回来了,干脆便强硬到底,冷斥道:“我并非是有意徇私袒护,而是心思太过恶毒!若不治一治,以后在御兽阁便是无法无天,目中无人!”

“是不是徇私袒护,心知肚明!”林辰面色冷厉,狠声道:“但想要硬给我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我林辰一万个不服!”

“不服?看来还不知道什么是尊师重道!”鲁长峰沉冷道。

“如果是位秉公无私,明辨是非公道的长师,弟子自然敬!”林辰咬牙道。

“猖狂!”鲁长峰气得眉毛都绿了,怒然道:“于心机歹毒,残害同门,与魔道恶贼毫无歧类,我现在便先治不敬之罪!”

“我林辰行得正,站得直!”林辰笔直傲立,战意盎然的沉声道:“为了尊严,为了我的武道,需要给我一个道歉!”

“道歉?这可是自找的!届时出了差池,可别怪我手下无情!”鲁长峰喑恶叱咤,怫然作色。

轰!~

威躯一震,虽然没有动用修为,但一身气势逼人,只怕就连山石,都得被这恐怖的气势给压碎。

这就是金丹境强者的威能,但金丹境强者,林辰又不是没有较量过。

“越来越疯狂了!”

“先不论林辰能否接下鲁长老这一掌,就是这份胆魄就让人万分佩服!”

“我怎么突然感觉,林辰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偶像呢?”

······

众人深深震撼,对林辰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“想不到局势竟然会闹到这地步。”

“这算是意外的惊喜吗?”

“看来林辰今日注定是非死不可!”

······

陆天他们阴笑着,幸灾乐祸。

暗中!

“生死台是历来的规则,任何人都不得干预!而且鲁长老身为一堂大长老,处事竟然如此不理智。”独孤剑摇了摇头。

“鲁长老向来护短,尤其是他膝下只有一子,自然不会轻饶林辰。”司马天云淡然道。

“这是我们鲁家一脉的错误,就让老夫去阻止这场闹剧吧。”鲁海叹然道,对鲁长峰的行为感到极为失望。

“不必,先静观其变吧!”司马天云摆手道,双目精光隐隐,紧紧注视着林辰,暗暗一笑:“不过这小子,还真跟本座年轻的时候有些像呢。”